<strike id="tzpjn"></strike><strike id="tzpjn"></strike>
<span id="tzpjn"></span>
<strike id="tzpjn"><dl id="tzpjn"></dl></strike><th id="tzpjn"><video id="tzpjn"></video></th><strike id="tzpjn"></strike>
<strike id="tzpjn"></strike>
<span id="tzpjn"></span>
<span id="tzpjn"><video id="tzpjn"><strike id="tzpjn"></strike></video></span>
<strike id="tzpjn"><dl id="tzpjn"><strike id="tzpjn"></strike></dl></strike><strike id="tzpjn"><dl id="tzpjn"></dl></strike>
專訪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黨委書記黃寶印
HUANGBAOYIN
黃寶印
黃寶印,現任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黨委書記。擔任國家督學顧問,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學會評估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研究生》雜志主編,《大學與學科》雜志主編。

本期嘉賓

主持人

CHENZHIWEN
陳志文
陳志文,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組成員、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學術委員會委員。

立足新時代,堅定走好建設特色鮮明世界一流大學的貿大新路

中國教育在線
+ 關注

教育強國是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重要支撐和基礎

陳志文

黃書記好,黨的二十大報告前所未有地把教育從民生板塊前置到第五部分,“高質量發展”之后,定位叫“基礎性、戰略性支撐”,但注意是教育、科技、人才三位一體表述,才有這個“基礎性、戰略性支撐”,不能單獨地說教育。5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體學習時全面、系統、科學地闡述了“教育強國”,與二十大報告是一脈相承的,你怎么理解教育強國?教育強國的核心要義是什么?

黃寶印

從黨的二十大到今年的5月29日,關于教育強國建設大家都在學習、都在思考,也都在積極探索。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來很多方面的強國建設,特別提出到2035年要建成教育強國,可以說教育強國是所有強國建設里的第一強國建設,而且是“建成”,所以意義很重大。因為我們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是到建國百年的時候,教育強國要比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先實現,是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重要支撐和基礎。

黨的二十大報告首次把教育、科技、人才放在一起呈現,充分說明了教育和科技、人才之間的重大關系和重大意義。今年的5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就教育強國建設首次發表系統性的闡述,讓我們對在中國建設教育強國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和思考。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強調,我們建設的教育強國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教育強國,這和總書記反復強調的我們建設的一流大學是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學是一脈相承的。所以我們必須認真地思考,怎么來理解教育強國,怎么來理解中國特色的教育強國,這是我們把握教育強國定位、內涵和方向的重要要求。

我們到2035年建成教育強國的任務非常艱巨,使命也非常光榮,我們現在也非常有信心,也有能力,建成中國特色的教育強國。習近平總書記特別提出,建設教育強國,龍頭是高等教育,而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學的建設是重中之重。所以我認為,在建設教育強國的進程中,我們高等教育特別是“雙一流”建設高校,要發揮好龍頭作用,發揮好重中之重的作用。

首先,我們要高度重視立德樹人。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立德樹人是高校的根本任務,而立德樹人也是教育強國建設的核心課題,所以我們要把這個根本問題和核心課題把握好、回答好。立足新時代、立足強國建設、民族復興的新征程,一定要把立德樹人的根本使命把握好。我們要培養一代又一代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要培養一代又一代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可堪大用、能擔重任的時代新人,這個使命非常光榮,所以我們高校要特別重視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鑄魂育人,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引導我們青年學生,用現實中、歷史中鮮活的經驗、鮮活的典型講好思政大課,把課程思政和思政課程貫通講好,教育學生聽黨話、跟黨走,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時代新人。

第二,我們要高度重視高質量發展。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強調,高質量是各級各類教育的生命線。過去我們講,質量是教育的生命線,現在高質量是教育的生命線,我們一定要把“高”高高地舉起。質量是標準,高質量就是高標準,要把握新發展理念、高質量發展和強國建設三位一體。沒有高質量發展,很難建成教育強國,也只有實現了高質量發展,才能建成教育強國。在高質量發展方面,我覺得高質量文化非常重要。高質量文化形成高質量的濃厚氛圍,從高質量的認識形成高質量的行動,產生高質量的效果,必須以“高”為標準,去衡量我們工作中還有哪些短板,還有哪些弱項,還有哪些不足,我們要堅決地把“高”放在心上,視高質量為生命,視高質量為追求,一切和高質量不銜接、不匹配的,我們要堅決地摒棄。這是深刻的觀念變革??倳浺蔡貏e強調,我們已經從規模擴張階段轉入高質量發展階段,這是一個質變,是一個系統性的躍升,對此我們必須深刻地認識,因為過去我們發展比較快,規模擴張得也比較快,但是現在我們應該更多地把精力放在高質量發展上。

第三,我們要高度重視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建設。我們一定要有改革創新精神,敢于破除一些影響高質量發展的觀念、體制、機制障礙,一切工作圍繞高質量來展開。高校作為一個特殊的組織,和其他組織不同,高校更具有特殊性。尤其是我們要建設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學,要在借鑒吸收先進經驗的基礎上,扎根中國大地,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加強高校的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做好立德樹人,服務國家戰略,加大原創性、自主性知識的創新等等。只有卓越的、高水平的治理,才能夠支撐這些目標的實現。

所以,教育強國建設對我們來說是光榮的使命,但有很多重大的任務需要我們去面對、去破解。

陳志文

你實際講了三個方面,一是立德樹人,二是高質量發展,三是治理體系。實現教育強國建設,高等教育是龍頭,我們該如何理解這句話?

黃寶印

教育強國建設是個體系。從學前教育、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等,是一個教育體系。在這個體系中,基礎教育是基礎,是關鍵,高等教育是龍頭,是牽引。我理解,高等教育對我們國家來講,在目前情況下更具有特殊的重要作用。為什么把教育、科技和人才放在一起來講,因為三者是不可分的。

在基礎教育階段,應更多體現對孩子們綜合素養、基礎知識的教育和科學興趣的激發、發現以及科學追求的培養,要重視全面教育、重視人格養成。到高等教育階段,應更多體現科學人才的發現、激勵、培養、使用等方面。高等教育階段的研究生教育,特別是博士生教育,代表一個國家教育的最高水平,也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和綜合競爭力的最高體現。在科技、教育、人才三者一體推動的情況下,在高等教育階段更需要強化三者的融合、三者的一體。

我一直從事研究生教育實際工作,我們國家博士生教育開展歷史不算太長,也就40多年時間,但發展很快。2019年,博士生年招生超過了10萬人,目前年招生已超過13萬人,他們是科技創新的主力軍,如何通過科技、人才、教育三者一體推進,加快培養拔尖創新人才,加快構建自主知識體系,加快破解“卡脖子”問題,都對博士生教育提出了迫切要求。

我覺得,高等教育無論從教育體系的地位來講,從我們國家發展階段的迫切需求來講,還是從面向未來實現教育強國來講,都具有龍頭作用。我們要深刻地把握好龍頭作用,而且要真正發揮好龍頭作用,特別是發揮好引領、帶動、示范的作用。同時,高等教育的國際競爭非常激烈,我們把高等教育做好了,會增強我們的教育信心,會增強我們培養創新人才的能力,會切實增強我們破解重大科學問題和實踐問題的能力,進而推動我們國家教育走在前列。

陳志文

高等教育的龍頭作用我補充一部分,我的理解是,它和當下我們中國面臨的國際形勢直接相關。美國帶領西方對中國進行了全方位的遏制戰略,首先是貿易,然后是技術脫鉤、圍堵。他們知道只要有技術,貿易一定會突破。最后推進到人才的全面遏制戰略。他們很清楚,只要有人才,假以時日,技術一定會突圍。所以這就是為什么有人說,中美博弈最后勝負的關鍵在人才上。而人才的核心就在拔尖的科技人才。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快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是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那如何支撐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就需要拔尖人才,就需要高校首當其沖。第二還涉及關鍵核心技術的突圍,我們高校一直是重要的科研力量,至少是“半壁江山”,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高校也是首當其沖。

黃寶印

對,您說得特別好。高水平的科技自立自強是支撐強國建設、民族復興的重要前提,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需要高水平的科技創新人才,我們先后提出要建成世界科技中心、智力中心、人才中心、教育中心、創新高地,這些中心和高地實際上是一體推進的,把這些中心形成一種聚集優勢,形成從事高水平的科技集聚力量和優勢,在這些方面要成為“世界高地”,進而產生高水平的成果,推動我們產業變革,引領社會發展進步。所以智力中心、科技中心、人才中心、教育中心、創新高地,對于當前來講,既是戰略任務又是現實所需,我們一定要把握好機遇,善于迎接挑戰。高等教育作為人才第一資源、科技第一生產力、創新第一動力的重要結合點,要把這個結合點發揮好,特別是我們國家有很多重大的基礎研究項目,重大的科研項目,重大的工程項目,重大的基金項目,如何把這些重大科研項目、重大基金項目和人才培養有效地緊密地融合在一起,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陳志文

這實際就是說教育、科技、人才三位一體,拆不開,也不能拆。

黃寶印

對。

拔尖創新人才培養可以從“兩個方面”著力

陳志文

說到拔尖人才培養,2020年全國研究生工作會被提級召開,實際背后和美國對我們進行人才遏制戰略相關,本質就是要解決自主人才培養質量和能力的問題。拔尖人才培養主要就是最后的研究生階段,這也是你最熟悉的階段,你能不能介紹一下這個背景?

黃寶印

近些年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拔尖創新人才培養,比如2020年,整個研究生教育戰線非常振奮,習近平總書記對研究生教育作出了重要指示,召開了首次全國研究生教育大會。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聯合發布了《關于加快新時代研究生教育改革發展的意見》,黨和國家對研究生教育高度關注,也說明拔尖創新人才培養對我們當前發展來講特別迫切。

我們國家研究生教育起步較晚,長期以來規模不算太大,但近些年來,在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下,也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情況下,社會各行各業對研究生教育、對拔尖創新人才的需求日益旺盛,同時我們綜合國力、科技實力的增加,也為我們拔尖人才的培養提供了有利條件,對此我們要充滿自信。

陳志文

拔尖人才的培養應該從哪幾個方面發力,或者說我們存在什么問題?

黃寶印

我覺得可以從兩個方面加大力度。正如剛才講的,從科研角度,我覺得應該利用好國家重大的科研項目、基礎設施,比如說國家實驗室、國家重點實驗室,包括很多的國家科技專項,這些都是重大的科學問題、科技問題,有理論問題也有實踐問題,在這個過程中如何把這些重大的項目、重要的課題和拔尖人才培養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然后達到出成果和出人才的同步。

陳志文

科教融合,研究真問題。

黃寶印

對,科教融合這方面我們還要進一步加強。一些基礎研究、重大課題、重大專項本身就是科學問題,我們在研究破解的過程中,就是在培養人才。在三者一體推進的過程中,有效融合到一個載體很重要。在這個載體中,有科學問題,有理論問題,有實踐問題,同時也有人才培養問題。因為在重大的科學問題或者實踐問題中,集聚了這個領域最優秀的人才,包括導師、各方面的專業人才、科學家,這個科學問題和實踐問題也可能是“卡脖子”問題,是國家戰略急需問題,招收有潛力的學生參與其中,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培養過程,也是發現人才的過程,最后問題破解了,成果出來了,人才也就出來了。

陳志文

建國之初我們搞的“兩彈一星”實際就是這樣的。

黃寶印

對。另外一方面,新版國家專業目錄中,特別加強了專業學位人才的培養。專業學位是面向應用的,應用型、復合型人才,我們國家特別急需。我們過去比較注重學術型人才的培養,這些年越來越注重應用型人才的培養,這次國家專業目錄的發布,更從制度上推動和保證高層次專業學位人才的培養,要特別加強實踐和理論的有效結合,真正實現產教融合,進而培養高端應用型人才。

陳志文

這也是學制延長的一個重要原因,長時間地做一個項目,是需要一些實踐周期的。

黃寶印

人才培養最終是要走向實踐,和實踐領域的實際情況有效結合是必須的培養環節。所以在拔尖人才培養方面,一個是面向重大的科學問題、技術問題;一個是面向重大的實踐問題、應用問題。這兩塊我們都特別需要,國家在學位制度上也做了很好的總體設計。下一步,高校以及社會有關方面,應該支持這些方面的重點突破。

陳志文

和拔尖人才培養相關聯,在我看來,高等教育還有一個重要的、跟人才相關的問題就是科研,您怎么看“有組織科研”或者叫“新時代的有組織科研”?這是我們曾經的法寶。

黃寶印

現在國家高度重視有組織科研,重要的是高校怎么瞄準國家戰略需求來進行有組織科研。如果科研零散,不能和實際需求特別是國家戰略需求有效對接,或者很多重大科研難題是個體力量難以攻克的,在這種情況下,高校怎樣聚焦國家戰略需求,有效整合學校內部,甚至學校和學校之間,學校和其他部門之間的力量,形成一個核心團隊,聚焦戰略需求,進行有組織的突破,我們要認真地考慮。

但有組織科研,不是形式上的拼湊,也不是簡單的人數多少,而是真正聚焦戰略需求,形成有效的組織模式,包括人員結構,分工,評價,真正形成的合力,形成真正的組織力、聚合力、戰斗力。

就我們學校來講,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在國際貿易領域有很多優勢,我們整合學校力量,聚焦國家戰略需求。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就世界貿易組織發表了重要講話,特別提出,我們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正確的,短短二十年我們就成為世界第一大貨物貿易國,我們現在對世界經濟的貢獻率超過30%??倳浱貏e強調,我們對世界貿易規則從過去的被動接受者和主動接軌者,日益成為重要參與者。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有很多重大的戰略問題,包括“一帶一路”提出的很多重大戰略問題,都需要組織相關領域的專家,打破學科界限,打破部門界限,聚焦重大問題,形成核心團隊,打造核心力量,實現重點突破。在這方面,學校要發揮組織力,也要發揮好評價導向作用,有效激發大家的積極性,能夠真正地實現有組織的效應,這很重要。

陳志文

因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在這個領域是龍頭學校。

黃寶印

是。

優化調整學科專業是教育、就業、社會發展所需

陳志文

“雙一流”建設是在1999年大擴招之后,規模擴張的基礎上做出的適當調整,就是“有所為,有所不為”,即做你擅長的,而不是什么專業都去辦,尤其是優秀的大學。

今年3月份,教育部等五部委印發《普通高等教育學科專業設置調整優化改革方案》,明確提出,到2025年要優化調整高校20%左右的專業布點。這兩者實際并沒有直接關系,但背后的邏輯是一樣的。您怎么解讀這兩個方案?為什么要提這些要求?

黃寶印

1995年,國家開始實施“211工程”,1998年啟動實施了“985工程”,2015年正式啟動“雙一流”建設。從新中國建立,國家就重視高校的重點建設,這是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因為我們國家的高校數量相對較多,但是發展并不均衡,國家財力也有限,需要支持一部分大學更快地發展,所以遴選若干所學校加強重點建設,特別突出以學科建設為基礎,這是我們國家大學重點建設非常顯著的特色。

從“211工程”到“985工程”,再到“雙一流”建設,都以學科為基礎,每個大學都不可能包攬天下,每個大學也不可能都是“大而全”,所以強調特色,強調優勢。在實際運行過程中,每個大學的學科建設程度也不太一樣,發展也不太均衡,通過一流學科建設,進而推進一流大學的建設,這是在重點建設過程中采取的一種策略,也是一種戰略,事實證明也是成功的。

陳志文

也是抓手。

黃寶印

對。在發展過程中,不同的學校也會形成不同的學術組織、不同的學科專業,與此同時產生與之相應的資源配置。有些專業、有些學科是否滿足國家所需,是否和社會聯系緊密,培養的學生是否能實現充分就業、高質量就業。在實際運行中,由于各種原因,有些已設置的學科專業與社會需求會產生偏離甚至有脫節,而有些尚未設置的學科專業需要適時增加,這是規律。所以,適時地優化調整,甚至削減相關的學科專業,是教育發展所需,就業發展所需,也是社會發展所需。而對某個大學而言,我覺得應該更加自覺地來優化調整內設的學科專業,這需要一種動力,也需要一種自覺。

陳志文

我理解的是,“雙一流”大學實際上要站位國家,即所謂的“頂天”,這是國家戰略需要,很硬的需要。而另外一個需求則是“立地”,因為我們國家高等教育已全面普及化,從大擴招算起的話,高校的數量增長了近三倍,從1000所左右增長到現在2820所,大量的學校尤其地方學校,恰恰需要“立地”,面向社會需求,面向地方經濟建設需求,去設置學科和專業,找準自己的定位。

這兩個需求,我覺得只要扣上其中一個就行。也就是說,“雙一流”大學解決國家戰略需求,不一定非得盯著所謂的具體的就業。而大量的地方大學恰恰要緊盯社會需求,緊盯地方社會經濟發展的需要,適時地做出學科專業的調整。而這里實際主要解決的是,曾經在規模擴張過程中,一些大學盲目開設了大量成本低容易開辦的專業,偏離了社會需求,這也是為什么要做學科專業調整優化最重要的一個方面。

另外,還有近年來提出的“四新”專業(即新工科、新醫科、新農科、新文科),就是因為新業態的形成、產生,所以我們學科專業調整時增加了第十四大類,即交叉學科。這些實際是關聯的,只不過在中國的文化背景下,做加法容易,做減法很難。那么對于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這些年優化調整了哪些專業?在“做減法”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什么阻力?

黃寶印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學科專業相對來講不是很多,主要是經管法外類,有7個博士學位授權點,15個本科生學院。整體來講,不是學科門類齊全的綜合類學校,但這些年在專業設置上,也存在著只做加法,沒有有效優化的情況。

我們學?,F在有本科招生專業55個,85%以上都是省部級、國家級的一流專業,但也有部分專業在招生、培養、就業上存在一些問題。我們主要有兩個方面的考慮,一方面是從學校學科專業整體布局考慮,有的專業可能現在不是很強,但未來有很好的發展前景;有的是學校希望往某個學科方向去努力,只是起步比較晚。另一方面,學校要對學科專業進行再優化,增加一些布局,更有利于學校良好學術氛圍和人才培養環境的營造。所以,我們提出“強勢學科怎么更強,優勢學科怎么更優,特色學科怎么更特,新型交叉學科怎么加快布局”的發展策略,對我們學校來講,也是一個新任務。

您剛才講得特別對,無論是一個大學還是一個學科,都應該找好定位。高校分類發展很重要,分類發展、分類定位、分類評價,避免大家同質化。

陳志文

避免千校一面。

黃寶印

對。高校包括一些學科專業,都應該厘清自己的定位和使命,要準確把握世界發展大勢,世界變化很快,特別是像數字經濟、人工智能、新技術、新能源、新材料等日新月異,在這種情況下,學校內部要跟上外部的變化。對于學生培養更要加強基礎學科、人文學科素養培養,注重把基礎打牢、把根基打厚,同時應用性強的學科和專業需求變化的很快,必須適應社會變化的節奏,更好地提高學生的就業力和競爭力。

立足新時代 要做足、做強、做活“外”字文章

陳志文

你怎么定位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剛才講“雙一流”建設就是引導高校走特色發展之路,那么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又是如何定位其特色的?

黃寶印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是一所特色鮮明的大學,成立于1951年,原來隸屬對外經濟貿易部,2000年歸屬教育部。從設立之初至今,一直肩負著培養外向型人才,特別是國際經貿領域人才的使命。學校有一個非常自豪的口號:“世界上凡是有經貿往來的地方,都有貿大人的身影和足跡?!遍L期以來,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培養了二十多萬的畢業生,他們活躍在世界各個領域,發揮著重要作用。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特色很鮮明,優勢很明顯。國際貿易、國際經濟法、國際商務、金融保險、外語等都很強,在學科建設上也在全國處于領先地位。人才培養方面,學校特別突出“外語+專業”的培養模式,學校比較早地引進了國外的一些先進做法和理念,特別是用英語講專業,在專業中提高外語水平,這種雙向賦能的培養模式,筑牢學生很強的就業適應能力。

立足新時代,我們提出要“做足做強做活‘外’字文章”,這個“外”字是我們學校的一個鮮明特色。比如,我們學校15個本科生學院中,有國際經濟貿易學院、國際商學院、國際關系學院、英語學院、外語學院等多個“外”字特色學院,我們外語學院有12個小語種,不斷加強學生國際化能力的培養。

我們還有10多個實體研究院,也都和“外”字密切相關。比如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是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也是全國唯一的以世界貿易組織為重點研究項目的研究基地。如全球價值鏈研究院,每兩年發布一次全球價值鏈發展報告,對世界全球價值鏈做系統地梳理、分析和現狀的預測,很有意義。我們還有國際經濟研究院、全球創新與治理研究院、涉外法治研究院、國際商務戰略研究院、區域國別研究院等等,所以“外”字方面的發展,是學校的一大特色。學校是國家“雙一流”建設高校,重點建設學科就是開放型經濟,承擔著相應的國家教材建設,是經濟學基礎學科拔尖人才培養基地。學校擁有一批精通外語、熟悉國際事務的教師,我們50%以上的教師有海外教育經歷,學生畢業以后到海外進修、國際組織求職和進一步提升的意愿很高。

總而言之,我們著力做好國際經濟、國際貿易、國際商務、涉外法治、國際關系、金融保險、區域國別等學科的建設,加強這些學科領域的人才培養。做足“外”字文章,做好“外”字文章,就是做強我們學校特色的一個非常好的路徑。

陳志文

這一點在當下相關國家圍堵中國的背景下可能更為重要,尤其現在出現一種“逆全球化”的現象,我們該如何去繼續推進全球化?全球化不是吵街、打架,是要講規則的,這個規則的制定就顯得特別重要。在這方面,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在世界貿易組織相關領域應該也貢獻了不少人才吧?

黃寶印

我們國家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過程中,貿大很多校友都參與其中,特別是三位首席代表都是貿大的校友,時任商務部部長的石廣生部長,就是我們的杰出校友,他代表中國政府簽署《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議定書》時使用的簽字筆贈送給了我們學校的博物館,是我們的鎮館之寶。學校在很多國際貿易、“一帶一路”、金磚國家機制等領域等都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也積極地為黨和政府決策提供咨政意見。在這方面,我們還要下更大的力氣,比如在引智引才方面,更多地、更好地引進國外的一流學者、吸引更多的優秀學生、開展更高水平的國際合作等。

陳志文

這就是我想說的,一方面自己培養,另一方面引進。

黃寶印

用好世界一流的資源要素。

陳志文

對,就是“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實際上教育強國戰略也提出,要完善教育對外開放戰略策略,統籌做好“引進來”和“走出去”兩篇大文章,目的都是為了人才。

黃寶印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要有效利用世界一流教育資源和創新要素,統籌做好“引進來”和“走出去”兩篇大文章,對于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來講,我們要認真地謀劃——在“引進來”方面,加大國外一流人才的引進力度。通過海外特聘教授、海外院長等方式,特別是加強一流學者的引進,推動一流學者參與到學校的人才培養、學科建設中來。貿大的暑期學校已經運行十幾年了,每年暑期,聘請幾十位國外專家學者為學生授課。比如今年,來自20多個國家的近70位學者給我們學校7000多名學生講授暑期課程,歷時一個月,這也是一種引智方式,充分利用優秀的教育資源,我們的學生也非常受益。

此外,加強中外合作辦學,目前和法國巴黎第一大學、法國諾歐商學院聯合培養管理碩士項目,和美國西雅圖城市大學聯合培養MBA項目,借助海外的教育資源,培養適應社會需求的各類人才。這方面,現在的辦學條件越來越好,我們要進一步加大力度。

同時,我們也搭建了一些平臺。比如北京洪堡論壇,從2012年開始已連續舉辦了十一屆,這個論壇是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和德國的研究機構、大學聯合舉辦的。今年第十一屆北京洪堡論壇上,包括奧地利前總理許賽爾博士,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費爾普斯教授在內的諸多世界著名學者、科學家來到貿大,共同就文化傳承、綠色經濟,區域國別研究進行了分享交流。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引進來”的渠道。

陳志文

非常重要,尤其目前比較嚴峻的國際形勢下,別人想盡辦法圍堵我們,那么我們就發揮每一個人、每一個機構,尤其是每一個大學的力量,發揮教育文化交流的優勢,積極地去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

黃寶印

對,所以“引進來”這塊我們希望還要拓展渠道,通過各種方式更多地引進一流的教學資源、學術資源,也希望搭建更多、更高水準的一些平臺。

在“走出去”方面,我們學?,F在全球有10個孔子學院,有幾千名學生在孔子學院學習,這些學生來自歐洲、亞洲、非洲,還有美國。我們希望把孔子學院辦好,辦成品牌。

陳志文

和這關聯的是,今年來華留學生工作全面恢復了,我們今年有多少學生?

黃寶印

我們現在陸陸續續在恢復,來自159個國家和地區的來華在校留學生有2400多名,最多的時候能達到3000多名。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大力推進“留學中國”品牌建設,學校提出要做好留學貿大品牌。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是我國舉辦留學生教育比較早的學校之一,目前也是規模比較大的學校之一。下一步,我們希望在留學生教育方面進一步加強多元化、高質量,加強校內留學生和本校學生趨同化的教學和管理。留學生要強化語言學習、文化學習,特別是進一步加強中文語言學習。

陳志文

和這個相關聯,我想起一個小但是很敏感的話題,就是英語學習的問題,這兩年多次引發熱議。如降低中高考英語權重、分值等。你怎么看英語學習的問題?

黃寶印

我覺得英語學習仍然很重要,我們學校非常重視英語教學以及德語、法語、俄語等小語種教學。作為一種語言,英語有多重用途。在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的進程中,不同語言的學習和掌握都有其意義,而且多掌握一種語言就可以多熟悉一種文化,多熟悉更多的外部世界,對人的思維、素養的養成以及知識構建都是有好處的。

我們一直以來重視加強向世界學習借鑒,希望把更多的學生送出去培養,更多的學者出去加強學術交流,所以全面加強英語以及其他外語教學和學習,這是非常重要的。在目前階段,我覺得英語依然很重要。英語世界國家,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東西,很多時候用英語進行交流還是相對比較方便的。但是,英語是否作為普遍要求、硬性要求,我覺得這可以辯證地看。有的學校、有的學科、有些學生的英語需求、英語使用很重要,有些學校、有些學科、有些學生在這方面可能有不同的要求和安排,是否有必要做一致要求?我覺得可以根據各地各校的實際情況,因地制宜。同時還有,就是過去我們比較注重語法、考試,實際上外語更多是交流、是應用,應更多加強實踐學習和訓練。

陳志文

用于交流。

黃寶印

是的。我過去負責專業學位工作,專門組織論證翻譯碩士專業學位,就是想改變過去的一些做法,從小學學到博士,但基本聽說交流還做不到。而翻譯碩士就是強調筆譯和口譯,應用導向。所以我覺得英語怎么學怎么用,也應該根據不同的情況來對待,不宜一刀切。

教育是崇高的事業,一切為了學生,為了學生的一切

陳志文

你原來一直在教育部相關部門工作,然后從政府機關到了學位中心,現在又來到大學當黨委書記,你感受到最大的差異或者變化是什么?

黃寶印

我原來在教育部主要從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工作,后來到學位中心工作,也是主要從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相關的工作?,F在到大學工作了一年多,還是感覺有很大不同。這一年多以來,我切實體會到“崇高感”。

教育是崇高的事業。大學和其他的組織不同,它是培養人的地方,尤其我們國家大學的立身之本在于立德樹人,每年一批批學生走出校園,他們如何就決定著中國未來如何,把他培養成什么樣的人,未來中國就是什么樣的。所以立德樹人是一個崇高使命,需要無限責任,也需要無限深情。

一切為了學生的成長,一切為了讓學生能夠成為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這個崇高的使命,我覺得非常光榮,也覺得責任非常重大。在部里工作,雖然從事的也是和高等教育有關的工作,但不直接面對學生,但在校園里,每天面對的就是學生一張張活潑的笑臉,看見他們就能看見祖國的未來。為了學生的明天,也為了祖國的明天,我們需要一種崇高感,需要貢獻我們全部的激情與能量,這是我特別能感受到的。我們在方方面面所做的努力,都是為學生的健康成長提供最好的條件和保障。所以,一切為了學生,為了學生的一切,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最值得。

陳志文

如果做一個假設,給你足夠的時間,你想把這個學校建設成什么樣?也可以換個說法,在教育強國建設中,你想讓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做哪些事情?

黃寶印

我們最近剛剛召開完學校第十三次黨代會,我們的主題是凝心聚力,自信自強,追求卓越,堅定走好建設特色鮮明、世界一流大學的貿大新路,奮力譜寫加快建設教育強國的貿大篇章。黨代會后,我們印發了學?!陡哔|量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3—2025)》,錨定“十四五”目標,推動加快發展、高質量發展。我們提出了“三強三問:強國建設,教育何為?教育強國建設,貿大何為?貿大強校建設,我們何為?”希望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貿大成為特色十分鮮明,服務國家戰略需求,貢獻卓越,在世界上有顯著影響力,被人尊重、被校友和畢業生喜愛的一所學校。

陳志文

作為黨委書記,您想做什么樣的貢獻?

黃寶印

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是中國特色大學的根本制度安排,我們辦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大學,這是根本方向,黨委要在學校把方向、管大局、抓班子、做決策、帶隊伍、保落實六個方面發揮作用。實現高校的五大職能,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化傳承創新、國際交流與合作,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這一根本制度如何有效發揮作用,充分發揮好大學的職能作用,黨委肩負著非常重大的政治責任。黨中央要求我們成為政治家和教育家,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發揚中國特有的教育家精神,對高校黨委書記來講責任重大。

在這方面,我們必須全身心投入精力,須臾不可懈怠。必須提高政治站位,以高度的責任感使命感擔負起這一重大責任,加強調查研究,深入聽取老師和學生的意見,充分發揮各個主體的作用和積極性。我們提出貿大一體、貿大一心、貿大一流,凝聚起更多更大的力量,聚焦到學校高質量發展上來。去年,我們歷時半年開展了高質量發展思想大討論,然后制定貿大1+N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計劃,就是學校一個總體計劃和各個職能部門、二級學院的行動計劃,黨委召開專題會31次,對計劃逐一研討,會診把脈,這是我們主題教育的最新成果、是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教育強國建設的最新行動、是學校高質量發展的最新共識。我們提出立足今年、干好三年、謀劃好十年;立足“十四五”、干好“十五五”、謀劃好建校百年,堅定走好建設特色鮮明的世界一流大學的貿大新路。

所以,黨委必須發揮好把方向、管大局的作用,把好社會主義辦學方向,管住學校發展大局,要帶好班子,做好決策,也要帶好隊伍,特別要保證落實,扎扎實實按照黨中央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快建設教育強國的重要指示精神,按照部黨組的部署,真正發揮黨委的作用,帶領全校師生謀定方向,凝心聚力,自信自強。

陳志文

最后一個小問題,你當書記一年多了,如果滿分十分,你給自己打幾分?

黃寶印

自己不好給自己打分。但如果從投入度來說,應該是滿分的。自從去年二月來到學校,就全身心地投入學校工作。學校是一種特殊的組織,成員涵蓋很多,有老師、學生、干部,有正式員工也有很多外聘員工,餐飲、住宿、后勤、資產、教學、薪酬等等各種問題都有,既有教育問題、學術問題,也有管理問題,是特殊的“小社會”,也是“熟人社會”,有現實問題,也有歷史遺留問題。最重要的就是問題導向,有問題就解決問題,我們提出“三拒絕”,即拒絕躺平躺贏、拒絕歪風邪氣、拒絕問題久拖不決而成頑疾。力圖努力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和干事創業的濃厚氛圍。今年上半年,我們所有正處級干部一次換屆到位,下半年開展了副處級干部調整,激活了干事創業的動力活力,也體現關心關愛,得到了大家的高度認可?,F在學校風氣很好,干事創業的勁頭很足,在這方面,我也感到了一種喜悅,一種成就感。

陳志文

我特別能理解那種成就感,問心無愧,關鍵是能找到支撐,自己就不覺得苦和累。

黃寶印

對。所以有時我想,我們每個人在社會中都是一種身份角色,都是社會舞臺的一份子,只有把你承擔的社會角色和你的追求、價值甚至生命融為一體的時候,你才有幸福感。

陳志文

幸福感來自成就感,這個成就感來自于自己踏踏實實做出來的成績。

黃寶印

是。所以圍繞“崇高感”,我們在培養學生,在立德樹人上,為學生做的所有工作都是最有價值的。同時一定要抓規律,特別是針對學生的時代特點,既要有責任感,更要深入研究規律。比如在學校從事學生工作的學工干部、輔導員等責任重大,工作很辛苦,經常會遇到這樣那樣的緊急狀況去處理,所以做到“第一時間發現”非常重要,只有早發現才能早處置,將苗頭性問題提前處理在萌芽狀態。但怎么能做到第一時間發現?我和同事們分享了幾點體會:抓思想,對苗頭性事情要多上心,多看一眼、多問一句、多聽一耳,多根弦,思想上重視。抓節點,入學季、畢業季、考試季以及特殊時期等等,這些時候容易出現狀況,一定要重點關注、及時關注。抓重點,摸排掌握重點人群,在心理上、精神上、家庭上、學業上、情感上等方面出現狀況的,一定要及時采取有效辦法,時時不能放松。抓骨干,因為學生和學生在一起,他們能隨時發現同學中間出現什么情況,如果能夠及時報告,就能夠第一時間處置。抓制度,把這些帶有規律性的有效做法不斷匯集完善,形成指導性的工作文本,工作起來就會更有針對性和把握性,不斷形成“第一時間發現”機制,最大可能地防止和避免以及處置好一些苗頭性事件。

陳志文

我發現你講到這些的時候,眼睛都是放光的,這就是育人。你講到學生這些情況如數家珍,我特別感慨,你的變化還是很大的,從一個官員到學校書記,角色立馬就轉過來了,你講到學生就很興奮。

黃寶印

“沒有愛就沒有教育”,我深深認同。在大學工作你要是不真心熱愛教育、不熱愛學生,那么就很難投入情感,也很難有幸福感。學校里有很多老師、干部、員工全身心熱愛學生,默默奉獻,無怨無悔,令人感動。當你看到學校這些孩子,就會覺得這是祖國的未來,心懷國之大者,為黨育人,為國育才。有時路上碰見學生,叫我書記,我就感到很高興,因為他認識我,這個時候這種幸福感是無言的。

陳志文

面對鮮活的年輕人。

黃寶印

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強調教師是教育發展第一資源,沒有教師就沒有教育。所以在教師方面,我們必須為教師營造良好的教書育人和學術研究環境,營造為他們著想、為他們盡心服務的導向和氛圍。如在職稱評定、各種評獎、學術評價、職業發展等方面盡最大可能為他們著想,急他們之所急,在教師食堂、教職工子女入學、年輕教師宿舍等方面盡最大可能為他們著想,做他們之所需。比如,最近我們新開了教師餐廳,老師都非常高興,不同學院、不同部門的老師們一起在食堂吃飯聊天,氛圍很好。實際上因為條件所限我們做得還不夠好,條件也一般,但是老師就很開心,很滿足,所以為老師解除后顧之憂很重要。

我們最近研究盤活學校資產和住宿資源,為新入職的青年教師和干部提供免費周轉住宿,適當收一定的管理費。我們每天在研究破解這些事情,這是師生希望我們辦的事情,我們必須為師生辦實實在在的事情,通過辦實事讓他們開心、滿意,獲得歸屬感、幸福感。

陳志文

是,我特別明顯能感受到,你剛才講到學生、講到老師的時候特別興奮,你給他們做了很多“服務”的事情。這讓我想起毛主席曾經講過干部的三個核心職能,搭班子、指方向、當后勤部長,你這是典型的把后勤部長做好。

黃寶印

這方方面面都需要深入研究,要把問題研究透,聽取各方意見,最后民主決策。不然就會有遺漏,甚至有風險。

陳志文

擔當是在搞清楚的基礎上敢擔當,不是亂作為。

黃寶印

對,所以我們要加快推進高校治理體系現代化。我覺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大學,是對世界高等教育制度的重大貢獻,沒有哪一個國家的大學是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這是我們對世界高等教育的制度貢獻,我們要有這種教育自信和制度自信。在這種情況下,怎么充分發揮好制度優勢,轉化為辦學優勢,這是我們高校的使命。建設教育強國、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的大學,對我們高等教育工作者來講,是一個非常光榮的重大使命。中國高等教育正處于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期,躬逢其盛,與有榮焉。

亚洲日产2020乱码芒果 杭州,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亚洲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能播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