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tzpjn"></strike><strike id="tzpjn"></strike>
<span id="tzpjn"></span>
<strike id="tzpjn"><dl id="tzpjn"></dl></strike><th id="tzpjn"><video id="tzpjn"></video></th><strike id="tzpjn"></strike>
<strike id="tzpjn"></strike>
<span id="tzpjn"></span>
<span id="tzpjn"><video id="tzpjn"><strike id="tzpjn"></strike></video></span>
<strike id="tzpjn"><dl id="tzpjn"><strike id="tzpjn"></strike></dl></strike><strike id="tzpjn"><dl id="tzpjn"></dl></strike>
專訪遼寧省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高鴻

本期嘉賓

GAOHONG
高鴻
高鴻,遼寧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全國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工作專家組副組長,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常務理事、學術委員、遼寧省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全國現代學徒制工作專家指導委員會委員。

數字化是理念問題,需構建一個完整的職業教育數字化生態系統

中國教育在線
+ 關注

促進產教融合,校企雙方要同頻對話、共同發力

中國教育在線

職業教育是與經濟、產業結合最緊密的教育類型,雖然產教融合的觀念深入人心,但產教融合“合而不深”、校企合作“校熱企冷”是長期困擾職業教育的關鍵問題,如何才能更好實現教育和產業的互補互融、共生共長?對此您有何建議?

高鴻

產教融合是我們國家從十八大以后確立的職業教育發展的一條基本主線。在產教融合方面,盡管很多學校取得了不少成功的經驗,也有一些典型的案例,但是還有一些不足之處。我個人覺得,其中一個原因是目前我們國家關于產教融合的制度體系還不健全。雖然國家出臺了很多政策,但是到地方上具體落實的時候,還是缺乏一些有開創性或者改革性的措施。特別是在激勵企業如何更加深入有效地參與職業學校的辦學和人才培養上,有一些政策還是不落地。

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職業學校的辦學模式還有待改進。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提出了將職業教育作為類型教育,但是幾十年的發展慣性下,部分職業學校還是參照普通教育辦學模式,還沒有徹底扭轉過來。很多學校的一些具體人才培養措施,包括教學模式,還是按照傳統學校的教育邏輯,也就是說,企業如何深度地參與到我們學校的教育當中,還缺乏有效的途徑和經驗。比如說,我們的教學都是按照學校的專業,按照知識傳授的體系來進行的,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路徑還是不夠寬。

2017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中就提出,要拓寬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途徑。我想我們必須在教育教學、專業設置以及實習實訓上做出調整。比如說,我們學校內的實習實訓,通常都是模擬性的,不是仿真性的,在這樣的“崗位”上或者是在課堂里頭,是培養不出技術技能人才的。

再比如說“工匠精神”,工匠精神不是在課堂里培養的,而是在企業的崗位上培養的。所以,我們需要轉變理念,一方面,學校要具備的理念是,我們必須讓企業有途徑和方法參與到學校的人才培養當中來。我曾經概括了一個企業作為辦學主體要參與的5個方面,就是企業不僅是辦學主體、投資主體,而且也是人才培養的主體、學校管理的主體,同時,企業還應該是學校教育教學質量評價的主體。也就是說,從教育教學、學生培養到質量評價,企業應該全部參與進來。

現在,幾乎所有的學校都說自己的人才培養質量高、就業率高,但實際上,我們的人才培養質量應該是企業說了算,我們應該把評價的權力交給企業,這也是企業真正感興趣的。另一方面,企業也應該認識到,企業發展的基礎是人才,特別是大批量的技術技能人才,如果我們的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質量跟不上,企業的發展也不會有生命力,也不會持續下去。

所以,我們需要讓學校和企業這兩者向同一個方向努力,這樣才能真正解決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問題?,F在的問題在于,學校和企業雙方對話不在同一個頻道上,這就造成了相互間的信息交流不對稱,學校的教學內容和企業實際需要相脫節。什么教學內容能夠滿足企業需求,學校并不完全了解。所以,我們需要企業的技術人員參與學校的課程建設、教材建設。比如說,建設中國特色學徒制,這就需要企業提供足夠的學徒崗位,并且企業的師傅要來帶我們的學徒。如果企業只重視生產,不參與學校的人才培養,就不會有充足的后備力量。

校企融合不是一方的事,需要雙方共同努力。這就是說,校企雙方共同思考、共同合作,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所以,我不認同“校熱企冷”、“企熱校冷”這些看法。實際上,雙方還是存在著一種合作的邊界,或者是不夠融合的地方。我們需要通過一些具體的操作方式,比如建立產業學院,探索中國特色學徒制教學模式等等,將校企合作的載體實體化、可持續地運行起來,構建起校企合作的長效機制。

現在中國的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更多的是“點對點”模式或者短期合作,沒有形成一個完善的體制和長效的機制。建立這種體制、機制,僅從國家層面考慮是不夠的,而應該從國家的宏觀政策層面,到地方上的具體管理細則方面,再到學校和企業具體的合作方式層面,都要進行改革創新。企業和學校的合作不分你我,應該是雙方合作共贏,這很重要。

職?!吧尽?,綜合辦學實力的提升才是關鍵

中國教育在線

您說得特別對,在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進程當中,學校自身的發展也是很重要的一環。最近,在各地陸續公布的高等學校設置“十四五”規劃中,不少職業學院將更名“職業技術大學”作為目標,您如何看從“職業學院”到“職業技術大學”的轉變?

高鴻

大家現在比較關注學校的升格,我個人對此有另一種看法。我認為,我們從職業學?;蛘呗殬I學院升格為職業技術大學,它不僅是學校層級的升格,還應該是我們辦學質量和人才培養質量的升級。近期各省選擇的一些納入到“十四五”規劃的學校,都是我們職業教育的“排頭兵”。對于這種身份的升級,我們必須明白,這不是說今天還是一個??茖哟蔚母呗殞W校,明天換成了“職業大學”的牌子,它就變成了本科層次。我們更需要關注的是,我們的人才培養質量,就是學校的辦學能力,包括教師隊伍的素質,學校的管理運行,還有學校的專業設置,是不是能夠真正為區域的產業發展貢獻力量。學校升格只是名義上或者名稱上的一種改變,教學質量的升級才是關鍵。

這一次國家將職業技術學院升級升格為職業技術大學,實際上就是“升本”的問題,采用的是一種穩步發展的策略。所謂穩步發展,就是國家要讓我們的一些職業院校,無論是從辦學條件,還是師資隊伍、專業設置和人才培養質量上,都要達到一定的標準和要求,才能夠勝任職教本科的辦學任務。所以,我建議“升本”要和學校辦學質量系統性的規劃和提升,緊密聯系在一起,而不是只盯著那些表面的東西,比如,某某學校升為本科了,某某學校有多少個專業升為本科了,某某學校招收了多少本科學生,等等。兩辦的文件提到過“綜合辦學實力”,綜合辦學實力的提升,才是職業院校升格為職業技術大學的核心要素和關鍵所在。

中國教育在線

是,社會上對職業院校升本的關注,更多是從其宣傳的角度,包括招生吸引力的角度去看的,但實際上,學校的“綜合辦學實力”是否有提高才是最關鍵的。

高鴻

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到,前期有一些“升本”的學校,在招生方面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問題的關鍵就是,社會、企業、學生家長,對于學校的辦學質量不夠認可。如果學校的辦學質量、就業質量提升不上去,得不到家長、企業和社會的認可,“升本”是無法解決學校發展的關鍵問題的。所以,關鍵還是要提升學校的辦學質量,特別是教師隊伍的質量。

習近平總書記的批示里也提出,我們要穩步發展職教本科。這個論斷是正確的,因為我們不能一股腦、一窩蜂地采取“升本”策略。如果學校的教師,今天還在教??频膶W生,明天一翻牌就要教本科的學生,但教師的水平、教師隊伍的質量沒有根本性的提升,這樣盲目地去“升本”,我認為可能會對中國的職業教育產生不好的影響。所以,對于職業院?!吧尽?,我們還是要慎重。

中國的職業教育數字化不是技術問題,而是理念問題

中國教育在線

職業教育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數字化、信息化的助力。在各級各類教育中,職業教育在數字時代受到的沖擊最大,反過來講,在數字化轉型中獲得的成效也可能最為顯著。您認為職業教育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是什么?

高鴻

我舉個例子,今年參加高博會,我發現了一個巨大的改變。前些年的高博會,有很多關于硬件設備的展覽,但是今年大多數都是一些數字化的人工智能設備在教育應用上的展示,可以說這是一個我們無法回避的歷史發展趨勢。前不久,我去寶鋼參加了一個教師企業實踐基地的培訓,我發現寶鋼整個煉鋼的生產線上,大概只有幾個人。如今的制造業,已經實現了大規模的自動化生產,一線具體操作的工人非常少。職業教育也一樣,我們現在急需引入數字化。不過,與各行各業相比,在教育數字化上,我們實際上是落后的。很多學校認為數字化是技術問題,但我覺得數字化是理念問題,我們職業教育的數字化,包括中國整個教育的數字化,不能只關注一些靜態數據和課程,還要構建一個數字生態系統。

我曾經參加過一個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峰會,會上提到一個數據,中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80%左右是失敗的,原因是這些企業的員工缺乏數字化素養和數字化的能力。這就是說,我們需要在學校構建一個完善的數字化環境,去培養學生的數字化素養。與此同時,我們還要考慮構建職業教育數字化生態系統的各個要素。由于教師和學生是數字化最大的受益者,所以我們就要圍繞他們進行智慧校園的建設,包括投入人力、財力建設數字化的平臺、數字化的資源,比如,在線精品課程、教學資源庫、虛擬仿真技術等等,給教師和學生提供足夠豐富的數字化教學、學習資源,這些都是基礎。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教師和學生運用數字化的過程中,如何來認定學習成果?比如,學生選學了一門微課,或者掌握了一項技術,該如何認定學習成績?所以,我們還需要在數字化管理的運行機制、教學管理系統等方面多下一些功夫。

現在,我們很多的數據都是靜態數據,比如,一個學校有多大的占地面積,有多少間教室,有多少名學生,教師和學生的年齡等等。我們需要把教師教學中產生的各種數據,學生學習中產生的各種數據,這些“活數據”用一個系統整合起來,這才是最關鍵的東西。

總之,中國的職業教育數字化不是技術問題,而是理念問題。我們需要構建一個完整的職業教育數字化生態系統,圍繞教師、學生的需求,搭建平臺、資源、管理的完整體系,同時還要解決學生的學習成績和教師教學工作的認定問題。這是一個很艱難且要下很多功夫的事情。我們的學校在“數字化”上是落后的,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從無到有,將數字化平臺逐漸搭建起來。在這方面,我們需要學習借鑒常州信息職業技術學院的教學管理創新工作。當然,也要根據自己學校的硬件條件、軟件條件,建設能力等來進一步推動數字化進程。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我個人覺得,關于教育數字化轉型,學??梢韵葤侀_辦學條件、經費問題等,從能夠著手的事情上,先行動起來,比如教學資源庫的建設,可以先搭框架,然后再不斷填充和更新內容,這樣慢慢積累,也能達到較好的效果。

亚洲日产2020乱码芒果 杭州,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亚洲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能播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