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tzpjn"></strike><strike id="tzpjn"></strike>
<span id="tzpjn"></span>
<strike id="tzpjn"><dl id="tzpjn"></dl></strike><th id="tzpjn"><video id="tzpjn"></video></th><strike id="tzpjn"></strike>
<strike id="tzpjn"></strike>
<span id="tzpjn"></span>
<span id="tzpjn"><video id="tzpjn"><strike id="tzpjn"></strike></video></span>
<strike id="tzpjn"><dl id="tzpjn"><strike id="tzpjn"></strike></dl></strike><strike id="tzpjn"><dl id="tzpjn"></dl></strike>
0%
周建華
2012-2022

本期嘉賓
專訪人大附中航天城學校校長周建華
“對話十年”系列訪談
周建華
人大附中聯合學??傂3崭毙iL、人大附中航天城學校校長
ZHOUJIANHUA
周建華
周建華,人大附中聯合學??傂3崭毙iL、人大附中航天城學校校長。

本期嘉賓

主持人

CHENZHIWEN
陳志文
陳志文,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組成員、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學術委員會委員。

高原上起高峰!辦成一所以航天為特色的科技學校

中國教育在線
+ 關注

人大附中是可學的!人航目標:辦成一所以航天為特色的科技學校

陳志文

周校長,人大附中航天城學校實際上是黨的“十八大”以后考慮啟動建設的。當時為什么考慮建設這樣一所學校,初衷或出發點是什么?想達到什么樣的目標或者目的?

周建華

是的,黨的“十八大”以后,北京市有一個優質教育資源擴增工程,想釋放或者說新建更多的、優質的學位,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我們學校對面是軍航部隊,中國航天員大隊、航天員中心都在這兒,當時航天人也迫切需要一所家門口的優質學校。

在大漠戈壁里的發射場,我聽航天人說過“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在他們看來,獻青春、獻終身都無所謂,但子孫后代如果在大漠戈壁里也能讀一些書就更好了,但實際情況和優質教育資源的差距還是比較大,他們希望能有“家門口的好學?!?。

提出航天城學校建設以后,當時部隊有海淀幾大名??蛇x擇,到底是委托哪一家來辦,他們跟海淀區教委反復磋商。原本人大附中就承擔著政治任務,保障上太空的航天員子女的教育,因為有這樣的基礎,大家比較熟悉。他們對人大附中的教學質量、以及我們對教育的情懷和堅守也比較認可,所以最后決定讓人大附中來承辦這所學校。

從海淀區教委的角度來說,海淀北部原來的優質教育資源非常薄弱,從教育生態來講,海淀教育是“南強北弱”,要改變這個生態,需要有優質學校到這來,種下優質的資源。

幾方面綜合考慮,才有了我們這所學校的誕生。這個學校選校長時,當時我任人大附中的黨委書記兼副校長,當時教委的領導找到劉彭芝校長,想讓我來兼這所新學校的校長。我當時心里有一個想法,也跟劉校長交流過,就是我在人大附中時,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同行,交流的時候好多同行都感慨,“人大附中辦得確實非常棒,但是我們沒法學,原因就是你們生源也好、老師也好、條件也好,我們學不了”。

但我覺得人大附中是可學的。我覺得我如果兼這所學校校長以后,在一所全新的學校,懷揣著人大附中的思想,用在人大附中形成的管理理念、管理能力,要是能盡快地辦成一所新的優質學校,這也可以證明人大附中是可學的!

陳志文

用實踐來回答到底可以不可以學。

周建華

對,我想所謂“不可學”,可能是一些外在的東西;可學的,可能是相通的辦學育人本質規律的一些東西。

陳志文

2015年當時的一個出發點是教育資源的均衡,讓一些名校去輸出自己的優質資源,達到教育資源均衡的目的,以及服務航天人。今天回頭看您當初的目標達到了多少?具體的指標有什么?

周建華

現在回想,我覺得還是比較好地實現了目標。您剛才問的一個問題我還沒有回答。比如,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也有中小學,那個地方也叫東風基地,有東風中學、東風小學。我們在去年啟動了跟他們的聯合教研,兩周一次對他們進行線上教研,我們的老師把學校校內備課組教研的成果跟他們來分享,這樣對他們也是一個輻射。

另外從我們的辦學質量來看,繞不開分數這個話題。今年我們第一屆初三畢業了,我們當時給這一屆初三定了一個目標?,F在來看,應該說我們很好地完成了這個目標。周邊的老百姓包括航天員中心政治部的同志剛剛來校,看到這個成績都非常振奮。

陳志文

大家是很忐忑的,因為新學校類似于小白鼠。

周建華

對,我們這個校區是2019年啟用的,當時的初一就是你愿意來我們就收?,F在無論橫向比較、縱向比較,我們的增值能力還是非常強的。

陳志文

教育綜合評價改革里講的增值評價。

周建華

對,因為實際上還是符合教育規律的,也比較客觀,學校是在一定的基礎上去發展的。

陳志文

從您到航天城學校這些年來,在航天城學校里您有什么新的收獲?和在人大附有什么不一樣?

周建華

自媒體上有好多對人航的評價,比如“人航的首屆中考表現讓人驚奇”,“讓人振奮”,用驚奇甚至奇跡這樣的詞來描述。實際上,我覺得我們走的是一條比較科學的,或者說符合新時代辦學規律的一條路子。我們當時對辦學有一個頂層設計,就是要回答“我要辦什么樣的學?!?,也就是辦學目標。

辦學目標又分長期目標和近期目標。長期目標上,我們也有豪情壯志,就是要力爭將來成為國內領先、國際一流的學校。為什么要定這個目標?因為我們的航天現在是國際一流的,我們要支撐航天人員心無旁鶩地去搞科研,要解決他們孩子教育的問題,讓他們沒有后顧之憂。近期目標是要在最短的時間里,比如說3-5年,成為“新優質學?!?,新就是辦學理念新,優就是辦學路徑優,質就是辦學質量高。

我在人航這幾年非常重要的一個工作,就是“兩個輪子”,一個輪子是課程,一個輪子是老師。

課程是學校教育的載體,也是學校核心的競爭力,在人航我們用了3-4年時間,構建了小學、初中、高中一體化的“三航課程體系”。三航就是自航、領航、起航。起航課程面向全體學生,它的功能主要是夯實所有學生的共同基礎,這個課程包括國家課程和校本化的實施和拓展。比如小學語文,六節課學的內容,可能我們五節課甚至四節半課就完成了,接下來我們怎么干呢?就做國家課程的校本化拓展,國家課程我們開足開齊,不減課時、不趕進度,校本化拓展方面我們加了古詩詞的誦讀,還有中文繪本閱讀;英語,我們也增加了英語的繪本閱讀;數學,加了數學游戲;科學,我們加得更多,因為北京孩子的科學基礎好,尤其是航天科技人員的孩子,講起航天知識來一套一套的,有的可能比我們老師都強,因為孩子在家里從小就接觸這些內容,耳濡目染。

陳志文

和人大附相比,人航現在有小學,是十二年全學段學校,為你們打通人才培養提供了非常獨特的環境,所以有更多的施展空間。您以前是中學校長,現在加了小學,而且是六年時間,這跟大學講貫通培養一個道理。和中學相比,現在有什么特別突出的區別呢?

周建華

這里實際上要從教育學和學校管理的視角來分析。從教育的角度,為什么抓課程,因為對于學生成長來說,課程就是養分,就是營養餐,學生吃什么長什么,所以課程解決了“吃什么”的問題。餐怎么配比才是營養的?剛才我講的國家課程的校本化實施,這里我們在兩點上動了大動作,一個是內容一個是方式。

內容上,比如小學科學課程的《植物是活的嗎》,國家課程只要知道這個植物是活的就行了,但是我們讓學生知道植物生長的要素是哪些,這就是內容的拓展。方式的拓展上,讓學生自己種一株多肉植物,這就把勞動教育也融合進來了。再比如二年級學宇宙科學,講太陽系八大行星,我們給孩子們八條軌道、八個行星,讓孩子實踐,把相應的行星放在對應的軌道上。這樣可以直觀地看到軌道的遠近、行星的顏色、行星相對的大小,這比死記硬背要好多了,學生學得很輕松。

再講一個我印象特別深,讓我感受這條路走對了的小故事。原來“雙減”前,我們一年小學生剛入學只上四天半的課,星期五午飯后一年級的小朋友就放學了。有一個周五中午我在校門口,一個小女孩兒放學,她跟我說:“校長,你今天下午不應該讓我們放學,我這個星期過得很不快樂?!蔽覇枴盀槭裁囱健??她說:“回家多沒意思啊,給我們再上兩節科學課,再上兩節美術課,這個星期就完美了?!彼?,這就證明我們的路走對了。

再講一下我們在美術課上的改革?,F代學校發展首先要解決教什么,同時再解決怎么教的問題,再往后就是為什么要教這個,要教到什么程度。我們原來講叫心靈手巧,但是美術教學我們倒過來,是“手巧促進心靈,教育解放心靈”。陶行知先生曾提出“六大解放”思想,即解放兒童的頭腦、雙手、眼睛、嘴、時間、空間。后來我們確定了美術的教學指導思想叫“我手繪我心”,經過鉆研形成了現在的主題教學。

陳志文

我發現您講了很長時間的藝術教育,為什么?

周建華

是,我對藝術特別重視,我跟老師們說過,藝術和體育是每個人一輩子的課程,數學、物理、化學有的人可能學到高中就不學了,因為將來他不考這個專業,就扔掉了,但是藝術、體育,是每個人一輩子不會扔的。更重要的是,藝術能夠帶來一種性情的陶冶,讓人有情趣,而且藝術對我們現在緊缺的創造性人才的思維方式培養有很大的促進。

陳志文

數學也罷、物理也罷,或者其他的科學講的是體系和邏輯,但是藝術恰恰是跳脫理性的。

周建華

對,是一種創造性的。

陳志文

它對所謂的創新思維有激發效應,最近這二十年來,很多理工科高校都建立了設計為主體的藝術專業,原因也在于這。我見過很多科學家在意和重視的就是藝術。

這是藝術,說到體育,您剛才說很重視的原因是什么?其實西方教育理念里極其重視體育,您怎么理解體育對人的教育的意義?

周建華

體育首先能帶給人一個強健的體魄,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健康的體魄一定跟養成了良好的體育運動習慣是有關系的,在這個習慣的培養當中,會調動他的機能。更重要的是,這個習慣必須在中小學打下基礎。當你在生活、工作、科研當中,遇到難題,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去運動一下,運動可以分泌多巴胺,讓人舒服舒暢,可以把負面情緒釋放掉。這對于促進對人生的頓悟、對科研的頓悟、對情感的釋放都是非常有好處。

陳志文

體育能強身健體之外,還特別能淬煉人的韌性,如咬牙堅持的毅力,還有面對挫折的能力,因為體育就要比賽,輸輸贏贏是人生常態。

周建華

是的。還有就是規則意識,體育比賽是大家在共同的規則下公平地去競爭。每當看見孩子們跳繩,我心里就美美的。我經常跟孩子們說,你們只要能跳得動就跳,如果能堅持一輩子,那你的身體一定會很好。

陳志文

對,像航天員沒有一個強健的體魄是不可能的。剛才藝術您講了很多,那么體育教育上您有什么突出的一些辦法在推進?

周建華

體育上,我們每天硬性的要求就是一課時,從小學到初中,都是每天一課時。實際上在小學,不是每天一小時的概念,像早晨大課間是35分鐘,下午大課間30分鐘,這兩個加起來就65分鐘了,然后每天一節體育課40分鐘,到了下午3:30-5:30課后服務,小學體育類的選修課和社團占一半,如果孩子選一個40分鐘的課,這加起來就145分鐘了,所以一天下來我們的孩子投入體育運動少的都接近兩個小時。

陳志文

那回頭來說,航天城學校有什么樣的特色或者特點?一聽見學校名字,我們本能地就會想到航天,進一步想,應該是一所特色的科技高中或者說科技學校?

周建華

我們在辦這所學校的時候,確立了三步走的戰略,第一步叫人文立校,就是讓孩子們在學校的生活有很好的人文氛圍,很快樂,有多種選擇,學得很輕松,學習效果也很好,老師們在學校也是舒適的、比較自由的,特別是老師的個人專長能夠得到釋放。

第二步就是科技強校,因為我們周邊的科技資源,特別是航天科技資源非常豐富,所以正如您所說,我們學校未來就是要辦成以航天為特色的科技高中。首先,作為一個科技高中,就要提升學生科技方面的素養,一是學術方面的素養,一個是動手實踐方面的素養。

然后是航天特色,我們在打造科技特色的時候,要有一定的載體,因為現在強調的是解決跨學科、跨領域的綜合性問題。比如說能不能做農業科技?也可以,但是我們會受到限制,因為我沒有大量的試驗田,沒有大量的培養皿。但我們周邊有這么多得天獨厚的航天科技資源,這既是我們的載體,又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人力資源、物質資源,還有情感文化的資源。另外,我們不是要把所有的孩子都去搞航天,而是通過航天特色,培養科技素養,為一些孩子們未來搞科技工作打下最堅實的基礎。

第三步就是學術名校,這個“名”是一個動詞,就是讓學術使得學校出名,所以我們要培養更多的學術名師,提升學生的學術底蘊,在科技為特色的同時,能夠有一種學術的思維。

人才培養是一個系統工程,拔尖人才需早期發現、早期培養

陳志文

既然定位是一個以航天為特色的科技學?;蛘呖萍几咧?,那又繞不開一個話題,就是所謂的拔尖創新人才,我記得原來人大附中就有一個創新人才教育研究會。在今天的大形勢下,對這方面人才的理解又是不一樣的,今天回頭看這個命題更緊迫和重要。您怎么理解?什么是拔尖創新人才?我們又怎么去選拔培養,或者說需要什么樣的選拔培養渠道?

周建華

這確實是我們現在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F在有外來的“卡脖子”的壓力,實際上最拔尖的這批人,最拔尖的技術上,我們還是被人卡了脖子。

陳志文

其實中美博弈現在很明顯,不再講科學無國界、教育無國界,美國現在就是帶領西方圍堵中國,表面上較量的是貿易、是技術,背后是技術人才的博弈。所以去年中央專門召開人才工作會,強調要加強自主人才培養的能力,要有憂患意識。最后真正的較量其實是解決剛才講的“卡脖子”的問題,說到底就是拔尖人才的較量。

周建華

關于拔尖創新人才,首先是創新,要有創新意識、創新思維、能進行創新實踐,但作為人才的話,一定要有創新的成果,這個成果為國家、為民族作出巨大貢獻,解決了世界級的原創性創新問題,成為世界上這個領域、這個學科的領軍人物,這就是拔尖創新人才。

陳志文

那基礎教育應該干什么?

周建華

人才培養是一個系統工程,不是說能突然就拔尖的。

陳志文

這點我特別贊同,我非常反對有些人講,拔尖人才都是到大學以后的事兒,不是基礎教育要負責的。

周建華

如果把人才比作寶塔的話,拔尖人才就處在寶塔尖,如果寶塔的基礎只有這么點大,能壘多高?我們現在要很尖很尖的話,基礎一定要打扎實。所以在基礎教育階段,我們通常提的是拔尖創新人才的早期發現、早期培養。在基礎教育階段要慎提拔尖和創新人才,因為第一在基礎教育階段不能叫拔尖,第二,他也不是已經成為人才了,因為他還沒有貢獻,要人盡其才,才能成為人才。

在基礎教育階段,我們既要發現又要干預。第一,這個孩子有沒有遠大的志向,這是非常重要的。有研究調查發現,大概只有3%的人很早就找到了一生的志向,然后朝著這個方向努力,這些人都是大師級的。當然也有一些大師,在早期是很愚鈍的,天資沒開。這兩種人我們都要去發現。

我們現在選拔的通道比較少,怎么去發現,實際上就是教育要解決的問題。我在人大附中跟著劉彭芝校長也做了二十多年的研究,實際上發現靠什么?靠給孩子們搭建平臺,發現靠嘗試。一所學校哪怕不是面對拔尖創新的人才培養,也一定要讓孩子有足夠的嘗試各種活動的機會。我們人航學校周邊是沒有培訓機構的,因為像藝術類如交響樂團等我們都是學校來教,學校買單,不讓家長花錢。為什么?就是讓孩子們充分地去嘗試一下自己到底喜歡什么。

我經常講,人才有兩種去向,很多的大師都是早期發現,早期得到培養,在中學就脫穎而出,在大學又跟對了大師級的導師,然后成為這種人才,錢學森就是典型的例子。還有一種,就是現在祖國建設面廣、量大的,就是原來說的,“我是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把最堅實的素養打好,干這個也能干得很好,干那個也能干得很好,這就是通常意義上的合格建設者和可靠接班人。

大師級的拔尖人才早期培養方式,我總結了幾個要素,第一是理念,這些人可能不像其他孩子那樣,坐就是坐的,站就是站的,或者老師講他就乖乖地聽,講課時他可能漫不經心,但是你一問,他講得比你順,他其實在思考。第二,他表達出來的東西可能并不是你老師想要的答案,碰到這樣的孩子,一種是調皮搗蛋,也可能這個孩子有純粹的才華,需要被喚醒。

第二是課程,我們有沒有足夠的課程讓他去嘗試,當他發現這方面感興趣以后,我能不能跟進,他學完了,更高深的來了,比如說一級課程完了二級,二級完了三級,三級解決不了,我把他送大學去,跟大學聯合培養。

第三是教學方式,現在老師講學生聽,仍然占主導地位,但是對這些孩子來講,這種方式是最次的方式。對這種孩子最有效的培養方式,是給他一個驅動性的任務讓他去研究,他碰到困難了,言簡意賅地告訴他應該去讀什么書,自己讀了以后想辦法解決。人大附中的那些最拔尖的孩子,在奧賽等各個創新領域取得成績,比如拿到因特爾國際中學生大賽金獎的,都是這種孩子,都是這種培養方式。

第四是評價,這些孩子如果你用分數去評價他,不靈的,他的某一方面才華你發現了并培養了,而且將來跟大學能夠有效地銜接起來,大學讀完以后跟用人單位再有效地銜接起來。

陳志文

我追問一句,在中國,我們的評價,尤其是涉及到升學、就業公平等,很多評價不由學校來定。您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周建華

我們學校就是客觀地呈現孩子的表現,比如說分數,實事求是地呈現,但是這個孩子對科學的興趣,對科學的追求,已經表現出來在科學方面的稟賦和能力以及他取得的成果,包括我們對大學的建議,我覺得這是可以評價的,而不是用公式化,該生如何如何,或者說請見分數。

升學率與教育理想是可以平衡兼顧的

陳志文

談到這兒就繞不開一個敏感的話題,就是社會上對一所學校的評價,就是升學率,現在好的學校已經不講升學率,因為人人都能上大學,講的是清北率等等。您有沒有這方面的壓力?在全面推進或者落實您認為的教育理想中,您如何兼顧這種平衡?

周建華

我做老師的經歷比較特殊,我在中國江蘇最基層的鄉鎮中學工作過十年,然后到了蘇州,在蘇州實驗中學工作六年,接下來是在人大附中,到現在已經工作了二十一年。農村的、城市的、首都的學生我都教過,也就接觸到了各種層次老百姓的需求,我覺得不論是在農村在城市還是在首都,實際上升學是第一需求,首先孩子要考一個好的大學。

在中國來講,到目前為止高考還是相對最公平的一種選拔人的方式。當然現在高考也有一些被詬病的地方,實際上就是兩個方面,一個是考試內容,一個是考試方式,考試結果的應用就是綜合評價,現在叫“兩依據一參考”,這個參考如何真正地發揮價值。

對于辦教育來說,有的校長說過,“沒有分數,過不了明天,只有分數,就只有今天”,分數很重要,公眾經常把辦學跟分數對立起來,我覺得是不可取的。

分數考試有一套非常透明、非常公開的規則,大家都在這個規則下,我覺得這是有一定難度的基礎動作。剛才我們講的拔尖創新人才的培養,是有相當難度的高難動作?;A動作,就相當于大家都必須選的一個必選動作,拔尖創新人才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自選動作。我覺得這不是矛盾的,實際上還是回到“我們教學到底為了什么”上,我們辦學校、搞教學、搞教育,無非要關注學生兩個利益,一個是近期利益就是升學,一個是長期利益就是他未來發展的后勁。

我覺得好的學校,這兩個應該是平衡的,是可以兼顧的,也是我們應該去追求的。在校短短幾年,我們可以影響這個學生一輩子,影響民族上百年。實際上怎么去兼顧?還是幾個要素,第一個知識,第二個技能,第三個能力,第四個素養,如果現在還只教知識,那肯定應對不了現在的考試,光教技能也不行,光培養能力,解決不了實際問題?,F在強調素養導向,素養導向跟能力導向的根本區別就是在于,綜合應用所學的知識解決實際問題。

陳志文

今年數學高考題第20題其實就是考這個,如何用數學解決現實社會中問題的能力。

周建華

對,從現在來看,高考已經向這方面轉了,中考現在講的是兩考合一。高考很明確,選拔性考試,用這個核心素養來導向,但中考現在是把合格考,就是學考和高中選拔性考試合到一塊,本來這兩個應該是平衡的,但現在顯然這個天平對畢業合格性考試加重了砝碼。

陳志文

說到這,您如何評價今年高考的數學題?

周建華

今年高考數學題(全國卷)有一定難度,好多孩子都說考哭了。高考試卷實際上是有規律的,從測量學上來講,難度系數在0.50到0.55的時候選拔性最好,也就是說100分的試卷,平均分是50分到55分的時候,選拔效果最好。今年高考的分析數據還沒出來,我覺得大概是在這附近,所以帶給考生的普遍感受不好,主要還是不熟悉了。但其實,家長如果真的了解中考高考的話,分數不起決定性的作用,起決定性的作用是位次,分數只是一個表征。

比如今年北京中考普遍高分,家長一開始拿到分數可能很高興,然后知道其他人的分數可能又很不高興了,其實不變的還是位次。

陳志文

今年中考高考特別突出,明顯今年高考數學命題的方式或者方向變化是很大,反模式化,不再像過去只要熟悉,上來甚至不審題直接下手做題,今年肯定不行了。

周建華

對,我覺得學校校長、老師以及家長,對中國高考評價體系還要做適度的了解。剛才我講了,第一個考試以素養導向來考,第二個呈現是以情境來呈現。這個情境其實在中國高考評價體系里面說得很清楚,比如說數學考試情境有三種,第一種叫數學課程學習情境,第二種叫數學探索創新情境,第三個生產生活情境。但是可能很多老師還在第一個情境里打轉轉,還是課本上那點東西。但課本只是一個知識載體,只學知識,學生肯定就會出問題。

陳志文

要立足于課堂又超越課堂。再問和這個關聯的一個話題,今年不止北京,全國都以初中學業考試水平替代中考。您怎么評價?

周建華

在調整的過程當中,我覺得今年有兩個特定的背景不得不考慮,第一個是“雙減”,第二個是疫情。

在疫情和“雙減”的雙重背景下,孩子們到底學得怎么樣?這和以往在學校里線下學習還是有區別的。特別是對初中孩子來講,疫情下在家線上學習的效果,肯定比在學校線下學習的效果要弱一些,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弱到什么程度?沒有證據。所以,這也是命題人員包括考試院,根據經驗定的一個基準線,結果一測,發現可能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弱,因為考的分數在這。那我們是不是可以說,疫情期間孩子們的復習和學習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差?那么明年可能又會適當調整試卷的難度。

評價引導教學,教學又直接地給評價提供了證據,這兩個是互相促進的,也是一種互相平衡的過程。所以我覺得不要說今年中考考試容易了,就急于把教學也調整了,將來到了高中,高考還是一種選拔性的考試。第二,降低了絕對難度,學生就會學得很好嗎?就會減輕他的負擔嗎?就會減輕他的焦慮嗎?

陳志文

我不認為。

周建華

對吧。什么能調動人的積極性?什么讓人覺得興趣盎然?絕對不是我看一眼就會了,肯定是具有適度的挑戰性的任務。

勿誤讀“雙減”政策,對家長來說“雞娃”不如“雞自己”

陳志文

如果簡單從“雙減”角度來講,“雙減”不是降低教育質量的標準和要求,不是去迎合考生和家長?!半p減”政策開頭就強調,讓學生的學習回歸校園,提出“提高校內教育教學質量”,最大程度地滿足學生和家長的更高教育質量的追求和多樣化教育需求。注意,并不簡單是做減法。

周建華

它減的是過重的負擔。

陳志文

對,減的是多余的課內作業負擔、多余的課外輔導。如果簡單地進行“減”,是對“雙減”的誤解,誤讀。到今年7月21日正好是“雙減”一周年,這場“雙減”改革對整個中國教育來說意義極為深遠。您如何看“雙減”政策給基礎教育帶來的影響?從您所見,成效如何?

周建華

從這些年黨中央國務院發布的關于教育的文件來看,可以發現,從原來宏觀的到中觀的,再到微觀的,到現在“雙減”這么重實際的一個政策。不減不行,為什么?因為學生過重的課外培訓負擔,培訓機構實際變成了教育的第三類學校。

“雙減”在學校,我們理解是三個方面,第一要讓教育真正地回歸校園,回歸學校。第二,要讓學校真正地回歸育人,讓學生真正地回歸成長,而不是只追求分數,這就要減弱或消弭社會的功利性。第三就是解決學生應試化的學習。所以在落實“雙減”時,我們提出來一方面是“減”,減的是不必要的負擔,另一方面是“提”,提的是教學質量。

在“雙減”前,我們學校實際上在課內、校內就提供了足夠的服務,當時我們提出,校外問題,校內多想辦法解決;課外問題,課內多想辦法解決,就是要讓學生在校內學會、學好、學足。您看我們人航學校周邊沒有培訓機構,因為我們校內供給的比較多。

陳志文

這是我們所希望的“雙減”的目標,但是很難解決的,是家長的需求問題,這個是錯位的。在對更高教育目標追求中,一些家長更重視的是文化課成績本身,對名校的追求,具體就變成對分數的追求,所以老百姓創造了一個詞叫“雞娃”,海淀家長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對于很多家長的教育焦慮您怎么看?我們如何化解這些焦慮和追求?

周建華

在我們幾千年的傳統文化中,父母都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情結,中國父母都是模范父母。家長們希望孩子在學業和事業上都成功,這是人之常情。從積極的意義上講,也是一個家庭、一個民族不斷前進的動力之一。

但是,家長的這種焦慮必須正視和解決,不能總想通過外在因素在競爭中贏得優勢,走一條捷徑。孩子在學習與成長上,從來就沒有捷徑可走。

這里,我講兩個觀點。

一是“雞娃”不如“雞自己”。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學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您自己不優秀,如何要求孩子優秀?您自己不讀書,如何要求孩子讀書?您自己不奮斗,孩子怎會奮斗?

二是把握正確的家庭教育方式。小學階段,家庭教育重在陪伴;初中階段,家庭教育重在尊重;高中階段,家庭教育重在放手;成年階段,家庭教育重在欣賞。

陳志文

我們討論家教本質也是在配合“雙減”,在這個過程中如何解決家庭的教育焦慮。我經常講,如果你是一個自信的家長,就不必為孩子焦慮,因為不用揚鞭自奮蹄,最優秀的孩子絕不是培訓出來的,這是毫無疑問的。

周建華

所以要讓孩子積極進取,家長就干兩件事情,第一個給他心靈上裝一個發動機,他知道積極進取,那首先家長也要積極進取,第二,送給孩子一生最好的財富,就是培養他好的習慣。

數學是學科之母,養成用數學思維思考的習慣

陳志文

您是數學老師出身,您怎么看數學的價值和作用?您怎么看這幾十年來我們在數學上的課改?20年前的孩子一周要上6節數學課,現在的孩子一周只上4節數學課,近幾年,有不少一線教師反映發現學生數學基本知識、基本技能水平呈下降趨勢。為國育才,我們的課堂教學該如何變革?如何提高學生的核心素養培養?

周建華

數學其實就關注兩個東西,一個是數量關系,一個是空間形式,就是數和形。數學對人的最重要的作用,不是數學知識,而是通過學數學對人的理性思維的深刻影響,透過現象看本質,透過差異看規律。碰到一個新的問題,第一我要明確解決什么問題,第二我要調用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然后再對比,當下的條件跟這個對應碰撞,假如有三條路,哪一條路成功的可能性比較大。

陳志文

所以說數學是科學的語言,數學被稱為學科之母。

周建華

對,馬克思、恩格斯哲學原著寫到最后要講哲學道理,舉的全是數學的例子,它有深刻的哲學思維在里面。它最大的作用就是思維。

我在教學當中的體會,就是數學教學有三種思維,一種是數學家的思維。好多老師在教學的時候,只看見數學知識,看不到知識背后的數學家的思維,這個問題怎么提出來的,怎么去解決,解決以后對思維發展有什么作用。

第二個就是數學老師的思維。他要通過鉆研教材領悟到數學家的思維,老師首先要跳起來,領悟數學家的思維,領悟好了老師得趴下來,跟學生處在同一個層次或者比學生思維層次還要低一點。我提出來叫“模擬發現”,就是把當年數學家發現這個知識的過程,讓學生模擬走一遍,因為科學的思維規律是相通的。

我把“模擬發現”也總結了三個詞,第一個叫簡約,科學家發現這個東西用了三百年,我們可能在20分鐘內要完成這個發現。第二個要有適度的歧路,如果把它弄成一條路,學生從頭到尾就只會走一條路,那將來學生一條路都不會走,你要有一些岔路。最后叫捷徑,適當地縮短這個發現的距離,屬于對原發現的再發現,然后放手,讓學生再去思考。

至于說課時的問題,課時永遠沒有覺得夠的時候,就好像高考,明天不考你一輩子都沒準備好,考完了這個事情就結束了。所以課時實際上就看你怎么用,如果老師講學生聽,你永遠不夠用,但是如果說讓學生能夠掌握舉一反三的方法,掌握最核心的思想、最核心的概念,自己學會去生長了,那就夠了。

陳志文

如您所說,數學極其重要,基礎學科極其重要,這也是為什么國家專門推出了強基計劃。

這十年我國基礎教育取得巨大成就,高原上將再造新高峰

陳志文

高等教育講高原上建高峰,我們基礎教育實際也經歷了這么一個過程。您從人大附到航天城學校,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在一個高原上建一所特色的學校,再起一個峰。這典型地從側面反映了中國基礎教育發展的階段。從您的角度來看,回顧這十年基礎教育的改革發展,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有哪些心得體會或經驗可以分享?

周建華

基礎教育這十年取得了巨大的進步,這個進步首先表現在我們的平均教育水平走到了世界的前列。當然這十年里絕對有前面的基礎,所以我們的優勢是知識扎實、技能過硬。我們學生的基本功都很扎實,這是全球公認的。但同時我們又看到不足,學生的付出巨大,興趣淡化,實踐能力和創新精神不足等問題要引起我們足夠的重視,并著力解決這些問題。

從家長角度來看,我們這十年解決了“有學上”的問題,現在要解決“上好學”的問題,這個“好學”,就是好學校。

陳志文

不再是簡單地看成績,而是有什么樣的特色。

周建華

對,最根本的,實際上是好學校。我覺得,把好學校的支撐因素直接呈現給家長,就是好老師,因為課程、教學都要靠教師去支撐。這十年,我們基礎教育教師隊伍也在提升,特別是近幾年,看到一個可喜的現象,選擇教師職業的人越來越多了。

陳志文

尤其很多著名大學的畢業生。

周建華

對,最高精尖的人才投身基礎教育,原來被認為是一種浪費,我覺得教育科學可能不比那些自然科學攻關來得容易。

陳志文

把中小學教育低端化的錯誤觀念糾正過來。

周建華

對,我再舉一個例子。我們學校一位生物老師是博士,去年疫情期間,也是“雙減”期間,他在教學上有一個內容拓展,叫“舌尖上的發酵”,就是讓學生去做葡萄酒、做米酒,還有人類微生物組計劃,觀察人類的溶瘤細胞,就是能夠把癌癥溶解的細胞。

這個老師還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單元的大作業,把市場上的洗手液,買回來對它的效果進行測評。我們實驗室有培養皿,學生先采個樣本培養,然后用洗手液洗手,洗手完了再來采樣培養,結果學生把兩個培養好了以后拿出來看,第一眼說,“老師沒用啊,這個細菌還是那么多啊”,老師說“你觀察得不夠”,孩子們再仔細一看,細菌剩下的形態形狀差不多,其他小黑點、小黃點、小紅點不見了,都變成一種顏色了,那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對那些細菌都有抑菌效果,就對這一種沒用。學生就很感興趣,追著老師問,這是什么細菌?老師再帶著他們查文獻查資料然后做研究。后來送到旁邊醫院一化驗,是大腸桿菌,結論就是洗手液對大腸桿菌沒有殺菌效果。老師反過來告訴孩子們講衛生很重要,這樣學習孩子們很感興趣。教學內容和方式改變了,學生學起來很輕松,自己動手做、大家一起討論比較,不用死記硬背,反而記得清清楚楚。

而且剛才提到的文獻都是英文的,是自然科學雜志2019年的文獻,這個老師是清華的博士,她有讀前沿文獻的習慣,可以把細菌和真菌有關的知識介紹給學生,學生也很感興趣。也不是說是個博士就能這么教,這位老師之前在小學教科學,在小學做內容拓展、方式拓展,已經有了那樣的經驗,等到中學教生物的時候,把這個經驗用來再處理這一部分內容,上課質量跟單純講幾個概念完全不一樣。

陳志文

這種老師對孩子從小的啟示性作用非常大。

周建華

對,美國教育家杜威講過,“如果你用過去的方式教學生過去的知識,就是扼殺學生的未來?!彼晕覀儸F在要用現代的方式,教學生過去的知識,也得教現在的知識,解決當下的問題,才有可能面向未來,這也是我們的一種理念、追求和實踐。事實證明效果還是很好的。

陳志文

最后一個問題,這些孩子都完整地經歷了三年疫情。您覺得疫情對這一代人的影響是什么?帶來了什么?

周建華

現在讓我回答這個問題還相當具有挑戰性,我只能從學習的角度來回答。因為疫情,讓孩子們有一種別樣的成長,因為原來都是在學校共同生活,這些孩子,2020年春天的疫情他們趕上了,2022年春天的疫情也趕上了,這兩次加起來,接近于一個學期,初中三年總共六個學期,所以他們大概有六分之一時間是在疫情當中度過,在疫情當中成長的,我覺得有這樣一個疫情下的線上學習,當他們回到學校的時候,會更加珍惜學校的時光,會發現在學習的時候跟大家一塊兒學,一起討論,一起合作,是一種重要的方式。

從學習方式來講,線上學習提升了他們的技能。而且,學生、老師,還有家長都認識到,老師不再是學生知識的唯一來源,對教師的職業功能、專業價值也提出了挑戰。

陳志文

我覺得也提醒這一代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平順的日子不是應該的,在這種不平順中,最后能戰勝這些不確定的因素才會變得更強大。像今年北京高考語文作文題實際就是講疫情三年來,你的感受和收獲。

周建華

對。

陳志文

您還有什么要補充的?

周建華

人大附中航天城學校簡稱“人航”,我們繼承和創新了人大附中的教育理念,用一種新的理念在辦這所學校。這個“新”可能是內容和方式的創新,但有一條不變的,我們還是首先落實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來回應“我要培養什么人,我怎么培養人,為誰培養人”,我們也有信心進一步把這所學校辦好。

在把學校辦好的過程當中,從之前、從現在開始,我們在爬坡的過程當中,在發展的過程當中,也在帶動其他學校一塊發展。我們能把自己造成一個高峰,同時還要帶動更多的學校再造出新的高峰,因為現在我們教育追求的是優質均衡,我們也愿意為這個目標作出更大的貢獻。

陳志文

在人大附中這個高原上,再造出新的高峰、新的模式。

周建華

對。

陳志文

希望你們能早日實現!

周建華

謝謝!

亚洲日产2020乱码芒果 杭州,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亚洲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能播放的